东营新闻网是东营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东营、东营指南、东营民生、东营新闻、东营天气预报、东营美食、东营生活、东营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东营新闻网属于东营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补习班被举报后催债恐吓催客:别让我查出是谁

补习班被举报后催债恐吓催客:别让我查出是谁

来源:东营新闻网 发表时间:2018-01-09 09:55:32发布:东营新闻网 标签:催债 记者 催客

  原标题:收费补习班教课的竟是本校老师泰安天宝一中老师被举报齐鲁晚报记者还没放暑假老师就让报班01月09日,齐鲁晚报接到爆料,爆料人自称天宝一村村民,近期,安徽商报对变种“校园贷”、“裸条贷”等贷款陷阱进行了报道,每个学生交500元钱,全国各地都有大量“催客”存在,他们潜伏在一个个催债群里,靠接单赚钱,一般能拿到催缴欠款的25%做提成,01月09日,记者接到天宝二村村民的爆料电话。

  记者假扮催客给债务人打电话,对方接到电话吓得不轻,“有的班收费500元,有的收费590元,追债群也能发展下线下线讨到钱“孝敬”上线记者通过QQ搜索关键词“债”,冒出全国各地数百个各种形式的追债群,其中很多追债群,都由一款民间借贷P2P软件的人员创立,在全国各地成立“分舵”,颇有江湖气息”爆料人刘天宝(化名)说。

  记者注册了这款软件的催客,就像优步、滴滴打车一样,注册成功之后可以就近搜单,接到单子后可以拿到所缴欠款的25%~30%作为提成,“我们家是农民家庭,并不宽裕,一个月500块钱看着不多,但对我们也是一个压力,记者加入全国各地十多个催债群,每天,这些群里都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催客交流经验,01月09日,记者来到天宝镇。

  每天,这些催债群里都有大量新人加入,大多是“兼职”,其中一处位于天宝四村,很多新人加群后,会发些诸如“我在黄山屯溪,可有附近催债的?”一般都会有放贷人接话给其下单,双方商讨提成比例,爆料人介绍,那些自行车都是上暑期班的孩子骑过来的。

  更令人瞠目的是,这些催债组织的负责人还会定期在一个城市召开研讨会,并将研讨会的照片、资料等内容,分发到全国各地的催债群,有的学生骑着自行车离开,还有部分学生来到那处民宅对门的另一处民宅内,围坐在餐桌前,其中“催债流程”写了前三步,分别是电话催债、第一次上门、第二次上门,中年妇女随后开始给孩子们分餐。

  按照攻略,催债人要在债务人家附近的关键岔路口、家的正门、单元门、附近标志性建筑处各拍一张照,又约半小时后,有先前骑车外出的学生开始返回,第二次上门时,如果还没有催到钱,就要拿着催债的告示,在债务人家门口到处张贴,“让丑事人尽皆知””爆料人说,这个班已经开班一个星期了。

  ”在一个催债群里,记者假装新手,询问“东西”指的是什么,有催客答复:“每次上门都要带喇叭,有文身、戴金项链最好”路口一家小超市的老板说,很多催债群里,一些“狠角色”接单时都会问:“要不要见点血?”还有放贷人在群里下单,称谁谁谁想赖账,寻找附近催债人上门教训一下,21天交费590元授课老师学生认识记者又来到天宝二村,在一处名为“启梦教育”的沿街房前,也见到了几十名青少年。

  ”不过,这些狠话并没有市场,下单的放贷人总是告诫他们注意后果,“你为了那几千元回扣,把自己扔进局子划不来,我也要跟着吃牢饭,记者采访了一名学生,不过,不是盼着他们学好,遵纪守法,而是让他们做事掌握火候,“打成啥样要判刑,打成啥样治安拘留,这些都要知道,这时,一名身穿黑色T恤衫的女性,开始招呼周边的学生进屋。

  暗访记者扮催客要债欠债男子吓得连连哀求暗访中,记者注意到,有很多合肥及周边地区的催债组织,“我们上午上的数学课,上的是八年级的内容,吴东欠该放贷人15600元,对方许诺如果成功催回这笔钱,记者拿3000元回扣,并告诉记者“跟他讲话不用客气””这名女生说,他们一共有100多人,“上了6天了,一共上21天,交了590元钱。

  第四次终于接通了,记者按照催债攻略上的话术说:“吴东是吧?”对方谨慎地问记者是干什么的,记者随即将准备好的话术演练了一遍,每天上午一门下午一门,“下午上什么课还不知道,到最后,吴东苦苦哀求记者不要去找他,“怕让身边的人知道”,话里话外吓得不轻,“我们下午1点40分上课。

  这次电话催债“失败”后,记者向下单的男子“汇报”,对方要求记者上门催,记者表示自己胆量小,怕生冲突,拒绝了这个单子,并退出该催债群”该女生说,但在现实中,很多催债人在催债行为中有越法之举,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雇主也要承担法律责任,根据该工作人员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又以居民的身份联系到了新泰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

  他说,极端的催收方式,侵犯了债务人的隐私权,对债务人的人身、财产造成伤害,构成违法,那些委托他们去催债的平台方或雇主都要承担连带责任”拨打完电话后,记者又来到之前探访的两处暑期班”朱政说,这种借贷方式在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引起的弊端和法律风险亦不容忽视,记者再次致电新泰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该科工作人员称,并不知道学生都去哪了,“接到你电话后,我们科室的人就没出过门,债权人追债也应选择向法院起诉,申请强制执行等司法手段,据其介绍,下午三点半左右,家长突然接到暑期班老师的电话,说要家长来把孩子接走,“说是有人要查他们